跨太平洋牵手勉力成局

2018-02-08 16:51:00   来源:国际商报 字体:【 】   点击:

2017年11月11日,日本、越南等11个原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成员国在没有美国参与的情况下,正式宣布就继续推进TPP达成框架性协议,计划签署新的自由贸易协定,即全面且先进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这意味着由于美国放弃而一度搁浅的TPP再获一线生机。客观而言,CPTPP之所以进展神速,一方面得益于各谈判成员国的热切期待,另一方面则不得不承认TPP仍然具有巨大吸引力。

谈判成员有期待

尽管由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上台,TPP一度被“打入冷宫”,但其他成员国却并未完全失去信心,尤以日本的表现最为突出。日本是最后一批加入TPP的谈判成员国,但自从其2013年加入以来就一直是TPP的核心成员国,也是除美国之外的TPP第一大经济体。日本国内对于是否加入TPP颇具争议,但日本政府还是给予了TPP非常高的期待,寄希望于TPP所倡导的贸易投资高标准要求能为经济严重下滑的日本找到新的增长点,增加日本在经济上脱胎换骨的可能性。另外,通过主导这一代表了较高水平的自贸协定谈判,重新掌握亚太地区的经贸规则制定权也是其重要期待。这个期待被日本看作是提升本国影响力、争取亚太区域话语权进而对抗中国的重要筹码。因此,日本政府不遗余力地推动TPP尽快落地。

越南、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的初衷是借助加入TPP获得进入美国的“入场券”,现在美国的缺席使这一希望落空,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其他市场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何况,此前TPP谈判已历经数载几近成功,各成员国,尤其是这些发展中国家已在数次谈判中对本国内产业做过详尽评估。总体而言,加入更加开放的贸易协定符合自身利益,便于这些国家在更加广阔和优惠的平台上进行经贸交流,也同时利于倒逼国内的相关改革进程。

于是便有了在2017年11月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11国终于就进一步推进TPP尽快落实获得实质性进展:将TPP更名为CPTPP,重申自由、公平贸易,展示了各国应对保护主义全球蔓延、争取更大程度贸易开放的决心和信心。

其实,任何谈判都一样,分歧必定存在,重点在于谈判成员国能否相互妥协并达成共识。TPP重要的谈判成员国加拿大对该协定的矛盾心理也不难理解。在上一轮磋商期间,正是由于该国的不情愿,这一协定似乎再次陷入僵局。当下,正是加拿大与美国、墨西哥重谈北美自贸协定(NAFTA)的关键时刻。对于加拿大来说,拥有美国的NAFTA当然要比失去美国的CPTPP更具吸引力。另外,在原先的TPP协议内容中包含了该国所一向反对的有关知识产权的严苛规定。最终,TPP改名为CPTPP,增加了“全面且先进”作为TPP的定语,并去掉了一些相关的知识产权条款,加拿大才同意加入。在最近结束的CPTPP东京谈判中,加拿大方面则明确表达了期望将CPTPP作为应对当前反全球化浪潮的一剂良药,充分说明该国政府如今对CPTPP充满期许。

TPP核心未改

当前,TPP改头换面成为CPTPP并达成重要共识,这就向美国以及其他亚太地区国家发出了积极信号:更大范围的贸易开放仍然是主流。实际上,并不是每个国家都像美国那样只看重双边贸易。与此同时,11国声称他们保留TPP核心内容,也是期待美国的“回心转意”。尽管在特朗普任期内这一心愿基本无望达成,但表明各国愿意继续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以对抗全球保护主义的步伐不会停止。

在经济规模上,没有美国加入的CPTPP当然不能与TPP相提并论。在协议内容上,CPTPP也正是由于美国的退出而有所变化,CPTPP冻结了知识产权保护、劳工标准等议题。换言之,如果美国再次加入,这些议题重启也应不成问题。在所冻结的20项内容中,其中11项与知识产权条款有关,还有4个涉及劳工标准和文化保护等方面的项目有待商榷,但新版协定总体保留了TPP超过95%的内容,因此说CPTPP是“瘦身版”的TPP恰如其分。只不过,美国的利益需求已不再明显,取而代之的是其他11个成员国的利益妥协。此外,CPTPP声称其目标是让贸易惠及到每个人,并特别关注普通中产阶级的就业和收入问题,这就更加迎合普通大众的需求和利益,在获得各自成员国内部审批方面将更加有利。

更重要的是,CPTPP的生效条件得到极大简化:11国中只要有6国完成国内批准手续,CPTPP就可在此后的60天内生效。相较于TPP的生效条件,即需要至少6个成员国且这6个成员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合计至少应占全部成员国总值的85%以上,这一生效条件可谓简单易行,这不能不说是对于TPP无疾而终的一种应对。如果进展顺利,CPTPP的达成要比TPP容易得多,毕竟CPTPP是站在了TPP这个巨人的肩膀上。

上一篇:复苏节奏参差 全球资产如何配置
下一篇:重返TPP?特朗普难亮真心实意

分享到: 收藏
商务粮食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