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失去的20年”,日本计将安出

2018-01-10 14:53:47   来源:国际商报 字体:【 】   点击:

刚刚过去的2017年,在多元化重新涨潮的大环境中,日本经济享受并开始习惯于政策刺激与经济周期的红利,呈现出暂时的复苏。进入2018年,日本经济能否持续这一复苏趋势?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的判断是,尽管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试图用极端的政策将日本带出“失去的20年”,但无奈仍未脱离“安倍心理学”的作用,短暂繁荣无法掩盖长期矛盾。“2018年,在全球经济换挡的大环境下,日本经济将面临被动的增长习惯换挡。全球货币政策边际收紧的情形下,靠‘强宽松+高赤字’组合刺激经济的模式将日益孤立。在被动换挡的过程中,日本内生增长势头将进一步衰减,通胀预期的下调和经济增速的滑坡也难以避免。修宪的障碍扫清后,安倍的政治冒进或将进一步放大经济风险。”

2017彼岸花:内外助力刺激增长

受外部需求回暖的带动,2016年二季度以来日本经济增长有所复苏,失业率持续下降。事实上,自2015年二季度以来,日本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创下了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最长的同比连续增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指出,截至2017年上半年,日本的经济增长已连续六个季度高于潜在水平,并预测其2017年的经济增长率有望达到1.5%。全球经济环境的复苏、能源价格的稳定是日本近期经济稳健的重要驱动力。一方面,美国经济仍处于扩张期,欧洲政治不确定性下降,以中国为代表的其他亚洲经济体增速稳中有升,整体大环境复苏促进了日本出口;另一方面,原油、天然气等能源价格仍稳定在较低水平,利好能源基本依靠进口的日本。此外,日本国内需求也有所复苏,2017年二季度,内需对GDP同比增长的拉动于一年之后再次超过净出口。从短期高频数据来看,景气动向指数、Sentix投资者信心指数均过了2015年的高点,制造业和服务业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也在高位稳定,消费者信心指数仍有上升动能。

宽松政策红利的持续是日本经济仍在复苏的关键动力。2017年,主要发达经济体均出现了失业率和通胀率的“双低”,而饱受通缩困扰的日本在失业率下降的同时通胀中枢却有所提升,宽松政策功不可没。在货币政策方面,2017年日本央行以“负利率+修订版QQE”为核心的货币政策没有变化,维持政策利率为-0.1%、年度基础货币扩容规模80万亿日元,无限量购债计划将实施直至2%通胀目标达成。而在财政政策方面,2017年9月,安倍政府将财政赤字政策的结束期限再一次推迟至2021年3月,并指示内阁编制规模约为2万亿日元的新经济刺激方案。不难看出,尽管安倍在2013年和2015年分别射出了所谓的“老三箭”和“新三箭”,其拉动经济最主要的手段仍然依靠极端的经济政策。

2018花开花谢了:经济复苏后劲不足

程实对日本经济的持续复苏持审慎态度。“基于工银国际对日本经济社会特征、安倍经济学、日本货币和财政政策组合的长期研究,结合高频数据和IMF等重要机构的预测,我们判断,日本当前的经济复苏主要归功于温和的外部环境和极端的政策刺激。”“2018年,日本经济将面临增长习惯的被动换挡。经济增速的复苏有望从今年底延续至明年上半年,但过分依赖于极端货币和财政政策的增长习惯终将让位,内生增长势头的衰减将带来通胀预期的下降和经济增速的下滑。日本经济基本面的主要矛盾在于内需不足,从而经济增长被动依赖于外部市场,这也决定了其不确定性长期存在。”程实说。

程实指出,通过修改自民党章程稳固了党内地位后,安倍在新任期内的注意力可能从经济转向政治,尝试修改宪法和扩大自卫队职能等以实现所谓的国家“正常化”。随着日本民族主义情绪的重燃,经济风险或将进一步转化为政治风险。在外部环境方面,日本与中、美、俄、韩等国家的互动也均会对其经济前景产生影响。

受限于政策空间的收紧,日本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效果将大不如前。2018年,随着安倍的连任,黑田东彦将很有可能继续执掌日本央行。当前,美联储开始缩表并将于年底大概率再度加息,欧央行也宣布将缩减购债规模,日本的货币宽松难以加码。考虑到黑田已在其任期内六次推迟实现2%通胀目标的时间,公众和市场对央行承诺及政策工具的信念已经受到动摇。逝去的20年对日本民众的心态影响深远,在“菊与刀”文化的两面性下,信心再塑需要长久的振奋。因此,想要重新通过通胀预期正反馈来实现通胀目标,“安倍心理学”难显神通。尽管安倍的新经济刺激方案尚未出台,但其对经济的提振作用将会被2019年税率提高的预期部分抵消,且已不堪重负的政府财政或难以承受新的压力。

在未看到明显的内生动力持续和全要素生产率提升之前,日本经济仍将缺乏后劲。“我们预计,日本2018年经济增长率约为0.7%,通胀率约为0.5%。被动地换挡也将削弱金融市场的相对吸引力。我们预计,日本股市上行空间不大,且面临阶段性调整压力。国债收益率曲线自去年9月以来已经逐步陡峭化,或将进一步维持当前的态势。2018年,朝鲜半岛危机、欧洲地缘政治压力回潮、金融市场内生不稳定的风险可能会驱动避险情绪阶段性反弹,但在日本经济仍然缺乏内生动力、美联储进一步收紧带来强美元预期的情形下,日元长期偏弱仍然是主基调。”

上一篇:欧中新互动,为何法国打头炮?
下一篇:安倍经济学 五载功与过

分享到: 收藏
商务粮食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