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出力”到“献智”:服务外包产业的核心逻辑

2015-05-13 17:20:52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 字体:【 】   点击:

随着国务院常务会议释放扶持服务外包产业的信号,服务外包产业作为战略型新兴产业的地位再度提升,“中国服务”也越来越多的被世界关注。

作为现代经济的一个重要产业,服务业的地位和作用正呈现持续升温的态势,而在货物贸易竞争力不断削弱的背景下,服务贸易已经成为我国外贸发展的新增长点和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突破点。正如商务部副部长房爱卿所说,“服务贸易是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而服务外包则是"领头羊"。”

政府释放出的将大力扶持服务外包产业的信号源自11月26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提出将部署加快发展服务外包产业、打造外贸竞争新优势。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指出,对一些已经成熟的试点经验,要及时复制推广,企业优惠的条件要拓展,试点城市也要进一步扩大,让服务外包产业布局更加协调完整,带动更多地区转型升级。

可以预见,高层的重视以及支持政策的加码将促进服务外包产业的进一步发展,而未来,中国外贸结构的转型升级也更加值得期待。

发展正当时

顾名思义,服务外包指企业将价值链中原本由自身提供服务活动外包给外部专业服务提供商去执行的经济活动。其主要形式包括信息技术外包(ITO)、业务流程外包(BPO)和知识处理外包(KPO)三大领域。

发展服务外包业将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比如,服务外包业能够吸引大量的劳动力,解决高校毕业生就业问题;而由于服务外包发展不受地域的限制,劳动力成本低的地区则更具竞争优势,因此这也为我国欠发达的地区,比如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西部地区带去了发展机会。

此外,在服务业发展以及制造业转型升级方面,外包服务也将起到积极的作用。“服务外包业属于服务贸易的一种业态,在服务贸易领域,它的增速是最快的,这个产业的带动示范作用很强,它会促进服务贸易的进一步发展。”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服务外包研究院院长林吉双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近年来,服务业在世界各国GDP中所占比重不断攀升,服务贸易也日益成为各国提升国际竞争力的重要因素之一。有分析就指出,世界经济正在复苏,中国经济的转型和结构调整也迫在眉睫,产业升级需要新的支撑点,经济持续发展也亟待新的动力。服务外包业具有较强的发展潜力和显著的知识外溢效应,是未来我国开放型经济转型发展的关键,加快发展服务外包业正当其时。

鉴于此,11月26日的会议指出,一要发布服务外包产业重点发展领域指导目录,二要支持服务外包企业开展知识、业务流程外包等高附加值项目,三要鼓励服务外包企业专业化、规模化、品牌化发展。

对此,林吉双也坦言,此次李克强总理提出要加快服务外包产业的发展,意味着高层对服务外包产业发展的认可,同时也意味着服务外包业是未来很重要的一个发展方向。“外包属于生产服务业,如果高层能够出台一些具体的政策,会促进产业的迅速发展,有利于加速制造业的分工和转型升级,提高制造业的效率,同时也会促进国内服务业的发展。”

机遇与挑战并存

服务外包业起源于上世纪80年代的欧美发达国家,那时候,一些美欧跨国公司将非核心业务外包以强化其核心业务并提高工作效率。

此后,服务外包业的发展被许多国家所重视,印度、爱尔兰、巴西等国都大力发展自己的服务外包业。随着服务业全球化时代的到来,我国的服务外包业也迎来了发展机遇。

分析我国的服务外包业可以看到,虽然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服务外包产业起步较晚,与印度等服务外包产业实力较强的国家也存在不小的差距,但是我国的服务外包业在最近几年发展速度颇快。

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共签订承接服务外包合同167424份,合同金额954.9亿美元,同比增长55.8%;执行金额638.5亿美元,同比增长37.1%。来自商务部的最新数据显示,2014年前三季度,中国共签订服务外包合同134319份,合同金额和执行金额分别为733.9亿美元和545.2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26.3%和32%。

究其原因,其得益于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密集出台的有关服务外包产业扶持政策。

据资料显示,政府的支持政策涉及服务外包企业的资金支持、税收优惠、工时工作制度以及通讯服务等各个方面。如,2009年工业和信息化部出台了《关于支持服务外包示范城市国际通信发展的指导意见》,满足了服务外包企业和园区的国际通信需求;同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发布《关于服务外包企业实行特殊工时制度有关问题的通知》,对于无法施行标准工时的部分岗位,经有关部门批准,可以实行特殊工时工作制第一;在税收优惠方面,对于技术先进型服务企业,减按15%的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离岸服务外包业务收入免征营业税,职工教育经费按不超过企业工资总额8%的比例据实在企业所得税税前扣除。

此外,国务院还批复了一批服务外包示范城市并积极引导其发展,目前示范城市共有21个。11月26日的会议也明确指出,将增加服务外包示范城市数量。

在这种大背景下,中国已发展成为仅次于印度的全球第二大服务外包国,承接着来自美国、欧洲和日本等世界发达国家的服务外包业务。

不过,尽管势头强劲,但我国的服务外包产业也面临着不容忽视且难以逾越的发展瓶颈。

其中,我国服务外包的企业总体仍处于全球产业链低端并阻碍了我国相关产业的发展是业内共识。

谈及瓶颈问题,林吉双从在岸市场和离岸市场两方面对记者进行了分析。从在岸市场发展看,林吉双指出,一是国内企业对外包的认识和国外存在很大的差距,无论是企业还是政府很少释放外包业务;二是国内企业并没有把大量的外包服务交给国内龙头外包公司,而是把更多的业务发给了国外的外包公司,这样就限制了本土外包企业经验的积累和能力的提高;三是国内外包产业的发展不论是各个省还是示范城市,都具有同质化的倾向,缺乏特色。

离岸服务外包业方面,一方面跟印度等竞争能力强的国家相比,我国的接包能力还有待于提升;另一方面,从业务流程外包看,全球接包格局已经形成,中国企业想进入这个领域并不容易;此外,我国众多外包企业的规模都属于中小企业,竞争能力比较弱,同时也可能发生无序竞争的问题;四是,外包企业缺少经验,在标准化能力方面不如印度、爱尔兰等国家。

“这些都构成外包企业未来发展的瓶颈。这些问题既有企业本身认识的问题,可能也有政府需要进一步推动的问题。”林吉双强调。

事实上,商务部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任鸿斌此前也表示,我国在岸服务外包和本土发包业务发展严重滞后,服务外包龙头企业国际竞争力亟须提升,服务外包贸易政策与产业政策协调有待加强,服务外包市场环境也有待进一步完善。

而值得注意的是,在外贸发展方面,我国依然面临国际和国内的双重压力。商务部此前就指出,外部需求难有明显回升;中国外贸竞争优势青黄不接;贸易摩擦形势依然严峻复杂是2015年外贸发展面临的突出问题。那么这种情况下,未来服务外包业的发展是否会受到较大的影响?

对此,林吉双指出,从现实看离岸市场处在增速下降的过程,而外包产业和服务贸易一样也会受到贸易保护主义,国家间政治经济关系影响,所以离岸发展放缓是一个趋势。“但是我相信市场的力量是不可阻挡的,所以外包产业的发展可能会出现一定的波动,但是从整体趋势来看它还会进一步发展。”

对于服务外包业未来的发展前景,和很多业内人士一样林吉双表示乐观。他指出,虽然从全球外包产业格局来看,我们还处在全球价值链的低端,服务外包产业整体竞争力也还不够强,但由于它发展很快,我认为政策的出台和企业的努力,服务外包产业转型升级势在必行。

从“出力”向“出智慧”升级

“过去我们在全球产业链上一直是给别人"出力",现在不光要"出力",还要"出智慧"。”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的一席话点明了未来服务外包产业升级的方向。

提到外贸出口,以往人们想到更多的是与劳动密集型相关的产业,然而,随着我国人口红利的消失,人力成本的提高,这种出口模式逐渐失去竞争力,取而代之的是服务产业成为出口贸易新的竞争点,尤其是知识密集型服务外包产业毋庸置疑成为重点发展领域。

而在调结构、促改革,经济面临“三期叠加”的“新常态”时期,如何才能真正实现从“出力”向“出智慧”升级? 服务外包产业的发展又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问及如何真正实现向“出智慧”升级时,林吉双向记者介绍,外包产业的发展经历了3个阶段,服务外包产业1.0时代叫做节约成本,2.0时代是整合资源,我们已经进入到3.0的阶段创新驱动。“如果服务外包产业的创新驱动,比如,品牌、技术、渠道、商业模式等方面的创新,通过这些创新提高服务产品的增加值。确实可以实现靠智慧来提升产品的利润。”

同时他也指出,税收政策还存在制约服务外包产业发展的障碍,由于这些障碍服务外包产业不愿意进行专业化的发展。因此,未来服务外包产业的发展一方面需要政府的扶持和政策的引导,优化和完善外包产业发展机制;另一方面企业要努力吸纳和培养优秀人才,要有国际化的战略,同时要增加研发投入并提高创新能力。

事实上,目前来看我国服务外包产业正逐渐向生物医药研发、产品技术研发等高附加值业务拓展,不断向产业链高端进发。不过,有分析也指出,中国应该抓住服务业全球化给服务外包带来的机遇,全方位嵌入全球价值链分工,实现全球价值链的攀升。

对此,林吉双表示赞同。他指出,向“三高”(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高竞争力)发展是中国服务外包产业的发展目标,但是中国的服务外包产业不可能全都向“三高“发展。“中国作为一个全球经济大国、人口大国,企业众多,在全球服务价值链的各个环节都会有发展的空间,因此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环节都应有竞争力,这才是理想的状态。”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大数据融合,将进一步开发物联网潜力

分享到: 收藏
服务贸易